【访问量:75281】

乐知跨文化下午茶/咖啡会第7

经典研读系列

完美的道德来自内在精神

——《庄子·德充符》解读

 

 

 

主讲人:田超(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博士)

田超,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博士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,

研究方向为中西比较政治哲学与跨文化交流。

主持人:陈雅莉(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 副教授)

其他与会者李敏(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 山东中医药大学在读博士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朱耀云(山东大学外语学院 副教授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玲(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 讲师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崔琳琳(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在读硕士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颖慧(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 在读硕士)

时间:2013年8月13日(周二)19:00-21:30

地点:理综楼602

活动形式

(1)田超博士梳理《德充符》

(2)大家共同开放式讨论

研究文本

http://course.sdu.edu.cn/G2S/eWebEditor/sysimage/icon16/pdf.gif庄子译注(全两册).杨柳桥.上海古籍出版社.2007年1版1刷.pdf

 

活动报道

 

  清涨潮的《幽梦影》中曾提“读诸子宜春,其机畅也”,然而,在这一炎热夏日静谧的夜晚,我们再次跟随田超博士走进庄子的《德充符》,体味道家的人生哲学,感悟生命真谛,酷暑自是难耐,但内心却被注入一丝清凉与平静,同田超博士一起,共同于庄子的世界遨游。根据内容来分,大致有以下几个部分。

 

一.           生死从一的生命观

  第一个故事中王骀乃鲁国一个被砍断脚的人,然而从其师者却甚于孔子。常季不解,遂问于孔子,在此,庄子借孔子之口谈到:“死生亦大矣,而不得与之变。”生死事大,一切皆有天缘,人力无法改变。众人面对死亡,往往恍然无措,抑或想尽奇招妙法为自己延年益寿,以期逃避死亡;也有的人纵然能够面对死亡,但为了自己曾经活过的记忆不被抹去,往往在身后事上大做文章。《德充符》中对此的观点是,肉身虽死,但本身的精神却不会因此消逝。这种永不消逝的精神,在一定程度上来讲就是得“道”了的精神状态。人的一生,不论是喜是悲,是好是坏,是吉是凶,皆取决于道。既然是人力无法改变的事情,倒不如以一种逍遥的心态去看。生死如一,把生死看做本质并无差别的事物,并非是轻视死亡,而是更加深入地理解死亡,理解人活于世的意义。

  从这里,也能够读出道家始终强调的“天人合一”的境界。道生外物,人自然也是道的一部分。道为世界的本源,是世界万物的运动规律。若一个人能够“官天地,府万物,直寓六骸,象耳目”,就可以说是理解了道的内涵。

 

二.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得神忘形”

接下来的故事里,申徒嘉与公孙无趾身有残疾,内在德行却令人钦佩。他们在乎的并不是身体上的健全,而是精神的完备。“知不可奈何,而安之若命,唯有德者能之”这种内在的高尚品格才是庄子所推崇的。外在形体不过是精神的寄居所,形体的残缺不意味着精神的残缺。再比如哀骀它,他的相貌丑陋,但愿意跟随他的人却络绎不绝。人们爱的并不是他的形貌,而是他内在的德行,“非爱其形也,爱使其形者也”。一个人无法决定自己的形貌,但是却可以提升、完美自己的德行。通过忘形以回归本原,达到物我合一的境界。

 

三.           忘“情”

“忘情”的思想也是《德充符》中重要的一方面。 外物多变纷乱的表象会使世间的人们忘记本性和生活真谛。身处物质世界,往往容易被迷惑、被同化。这种状况之下,如何能够达到“复归于婴儿”“使万物不扰于心”的境界?《德充符》中给出的答案便是要“无情”,人们要“不以好恶内伤其身,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”。“忘情”,并不是要人们没有感情,麻木冷漠,而是忘却过度的欲求,不苛求外物,更不苛求自身,从而达到“才质全真”,即“真人”的状态。

 

结语:

    本次的讨论问题在于,现代的人如何才能够达到“才全”和“无情”的境界。庄子思想中的“德”与儒家的“德”有很大的不同,该如何才能达到庄子的“德”?这些问题还有待我们细细体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王颖慧 文)